1
女兒,回家幫媽買袋麵包?

那天是週末,早就說好了要和朋友們去逛夜市,母親卻在下班時打來電話:「明天我們公司去踏青,你下班時幫我到麵包店買一袋椰蓉麵包,我帶著中午吃。」
「踏青?」我吃一驚,「啊,你們還去踏青?」想都不想,我一口回絕:「媽,我跟朋友約好了要出去,我沒時間。」跟母親討價還價了半天。她一直說「只是買一袋麵包,快得很,不會耽誤你……」最後她都有點生氣了,我才不情願地答應下來。
一心想著速戰速決,剛下班我就飛奔前往。但是到了麵包店一看竟是人山人海。想起朋友們肯定都在等我,我更是急得跺腳。真不知道母親是怎麼想的,週末不在家休息,還要去春遊?春遊,根本就是小孩子的事情嘛!
售貨員統計了每個人買的數量,算起來我是第三爐的最後一個。這時,背後有人輕輕叫一聲:「小姐。」我轉過頭去,是個不認識的中年婦人,我問:「怎麼了?」「小姐,我們打個商量好嗎?你看,我只在你後面一個人,就得再等一爐。我這是給兒子買,他明天遠足,我一會兒還得做飯送他去補習班。如果你不急的話,我想,嗯……」
「請問你是幫誰買?」她輕聲問。「給我媽買,她明天也要踏青。」當回答完時,我發現整個店突然有一種奇異的寂靜,所有的眼光同時投向我。「哇,今天賣了好幾百袋,你可是第一個買給媽媽的。」售貨小姐笑著說。我一驚,環顧四周才發現,隊伍裡幾乎全是女人,從白髮蒼蒼到青年少婦,每個人的大包小包,都注解著她們主婦和母親的身份。
「那你們呢?」「當然是給我們小皇帝的。」不知是誰接了口,大家都笑了。我身後那位婦女連聲說:「對不起!我真沒想到,這家店人這麼多,你都肯等。我本來都不想來的,是兒子一定要,我也希望讓他吃好、玩好。我們小時候遠足,還不就是想著要吃零食?」
她臉上忽然浮現出神往的表情,我問:「您現在還記得小時候遠足的事啊?」她笑了:「怎麼不記得?現在也想去啊,哪怕只在草坪上坐一坐曬曬太陽也好!可是總沒時間。」
她輕輕歎口氣,「大概,我也只好等孩子長到你這麼大的時候,才有機會吧!」原來是這樣,踏青並不是母親一時心血來潮,而是內心深處一個已經埋藏了幾十年的心願。而我怎麼會一直不知道呢,我是母親的女兒啊。
她手裡的塑膠袋裡,全是小孩子愛吃的東西。沉甸甸地,墜得身子微微傾斜,她也不肯放下來歇一歇,「都是不能碰、不能壓的。」她就這樣背負著她那不能碰、不能壓的責任,吃力地、堅持地等待著。
她的笑容平靜:「誰叫我是當媽的?熬吧,到孩子懂得給我買東西的時候就好了!」她的眼睛深深地看著我,聲音裡充滿了肯定,「反正,那一天也不遠了。」只因為我的存在,便給了她這麼大的信心嗎?我卻在瞬間想起我對母親的推三搪四,我的心,開始狠狠地疼痛。
這時,新的一爐麵包熱騰騰地端了出來,我前面那位婦女轉過身來:「我們換一下位置,你先買吧。」我一愣,連忙謙讓:「不用了,您等了那麼久。」她已經走到了我的背後:「但是你媽已經等了20幾年了。」
她前面的一位老太太微笑著讓開了,更前面的一位回身看了她一眼,也默默地退開去。我看見,她們就這樣,安靜地、從容地、一個接一個地,在我的面前,鋪開了一條小徑,一直通向櫃檯。
我站在小徑的頂端,目瞪口呆,徘徊不敢向前。「快點啊,」有人催我,「你媽還在家裡等你呢。」我怔忡地對著她們每一個人看了過去,她們微笑地回看我,目光裡有歲月的重量,也有對未來的信心,更多的,是無限的溫柔。突然,我明白地知道,在這一瞬間,她們看到的不是我,而是她們已經長大成人的兒女。
是不是所有母親都已經習慣了不提辛苦,也不說要求,唯一的、小小的夢想,只是盼望有一天,兒女們會在下班的路上為自己提回一袋麵包吧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colntai 的頭像
lincolntai

愛你不理

lincoln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